【设为首页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鞍山新闻 >

沈阳:ICU里“男护花”干活一个顶仨(图)

时间:2018-04-19 19:20来源:作者: 点击:
干起活儿来一个人顶仨人,学习一种被社会认定为女性职业的专业,李清汐进入到六院工作,这可以第一时间看出患者有无需要紧急关注和需要处理的地方,李清汐永远记得送走的第一个患者
  
  李清汐。本人供图

  1.8米大个儿,一个人便能迅速完成整个护理翻身动作,监测病患的手法不亚于女性护士的细致灵活。干起活儿来一个人顶仨人,可面对患者死亡时,哭得像“软妹子”。

  李清汐,1988年出生,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ICU护士,从80名应聘者中严格筛选出来的精英。笔试、面试中超过了许多年轻的女应聘者,因为优秀,打破了护士由女性主导的传统格局。

  上学时的“真爱”不是做护理

  李清汐是科里三朵“男护花”之一,他从小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律师,可是人生轨迹因为一条新闻发生了变化。“我当时在电视里看到几个男护士穿着白大褂,穿梭在手术室里,目的是拯救一个孩子的生命。我被这场面震撼了。”李清汐说。

  高考填报志愿时,李清汐报了邢台医学高等专科学院。上学后发现班上男生少之又少,“学习一种被社会认定为女性职业的专业,刚开始自然不习惯,所以我从上大学到现在一直是‘花’。”李清汐说。

  2012年大学毕业后,李清汐进入到六院工作,“作为男生,一般都会被急诊、手术室、ICU疯抢。”在李清汐看来,这一类的科室通常对仪器设备使用感觉、能力要求较高,需要护士特别干练,反应要快。比如需要擅长读心电图,这和寻常体检读心电图不同,需要马上精确测算出心率快慢、QRS波形态,这可以第一时间看出患者有无需要紧急关注和需要处理的地方。

  面对患者离去整整哭了一天

  李清汐永远记得送走的第一个患者是一位40岁出头的男患者,因为这个患者入院是他接待的,所以印象深刻。“每次他治疗,我一定要看着药物打完最后一滴才安心。起初,他的病情是有好转的,最开始是担架抬着进来的,治疗一段时间,几乎可以正常说话了。当时我就觉得当护士太牛了,太有成就感了。”李清汐说。

  “那一天又赶上我值夜班,他突然呕血,血液喷到床单和地上,我们立刻采取了急救措施。我想尽了所有办法,都无济于事。我直接冲到他病床前,大声喊他,我明明看他好转的,但为什么最后还是这样的结局?我一直不停在喊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。”李清汐说。

  有护士通知患者母亲穿上隔离服来到床前,他看着母亲,低语着,“妈,我难受。妈,我喘不上气。”母亲哽咽地回答,“儿啊,难受就睡一会儿,睡一会儿就好了,妈妈在这陪着你,不要怕。”患者的声音越来越低沉,到后来只能听到轻微的叫着“妈,妈……”再之后慢慢地闭上眼睛,紧接着,心电监护骤然发出警报声,心电图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绿色直线。

  老母亲瘫坐在地上,但李清汐什么都听不见。他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没用的护士!

  “那一天,我一直哭,后来科里的同事安慰我,死亡不是失去生命,而是走出了时间。从那一刻,我才开始意识到,原来在很多时候这是一场饱受折磨却注定要失败的战争。”李清汐说。

  没结婚却当起患儿的“临时爸爸”

  在ICU里,每天上演着不同的故事,医护人员每天要扮演不同“角色”。

  2014年初,科里来了一位重患,才8个月,陪她的是孤儿院的工作人员。“来的时候出现呼吸衰竭,到科里后立即实施了抢救”。李清汐回忆。由于患者未满周岁,完全不能配合治疗,当班的李清汐只能抱着患儿进行抢救。也许是感受到来自李清汐的温暖,患儿渐渐平静下来,最终脱离生命危险。在之后的一周里,为了让患儿能积极接受治疗,李清汐和同事们纷纷给她买玩具,李清汐当起患儿的“临时小爸爸”。李清汐没成家,照顾起孩子来却特别有耐心。他每天下班就去超市购物,孩子缺什么东西便买下来,患儿床头从奶粉到尿不湿应有尽有。

  患儿病情慢慢好转,于是IGU里多了一道风景,常常看到科里医护人员抱着她做治疗。“因为有了这个特殊的患儿,我们每个人心底多了一份柔情,多了一份牵挂”,李清汐说。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记者 李莹

相关报道
沈阳和平13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建“1+1+x”区域医联体    17-05-12 12:29
《思美人》热播 沈阳姑娘梁田:希望有机会和陈道明老师合作    17-05-12 10:48
“三好街宝马冲进人群致1死7伤”案开庭 肇事女司机欲下跪道歉    17-05-12 10:42
今年中考取消沈阳经济区招生    17-05-12 07:53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